醫療

何時應該終止?

香港醫務委員會前所未有地命令一宗案件永久終止聆訊。醫委會採納了在刑事案件已建立的法律原則來解決這宗纏繞超過十年的案件。

病理學家的兩難

病理學家在香港的死因調查系統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進行遺體解剖的病理學家更承擔著對死因裁判法庭的特殊責任。

您可以選擇寶寶的性別嗎?

一位醫生受到紀律處分揭示了生殖醫學中一個長期存在的道德問題 – 一些父母對孩子性別的偏好,以及可能帶來的刑事責任。

誰是「專科醫生」?他們又有甚麼特別?

我們都曾經看過不同類型的醫生。也許是普通科醫生,心臟科醫生,皮膚科醫生,甚至眼科醫生。但是這些「專科醫生」究竟是誰?他們與全科醫生有何不同?最近的一個案例讓我們思考這些問題。

貓不可殺不可辱

在一天之內(23/5)有兩名被告各自就有關殘酷對待貓隻的罪行定罪。在這兩宗案件,獸醫證據成為判斷被告罪責的關鍵。

不妥保存醫療紀錄招致官非

小型診所經常在保存醫療紀錄上遇到困難。但近期一宗案件顯示這可能不只有關專業失當。一位牙醫就因紀錄保存差勁而招致刑事檢控。

三個人的房間

囚犯咬傷一名懲教主任的手指而被定罪,雖然她指控被懲教人員襲擊,但她自己的醫療紀錄卻顯示她在說謊。

滾動到頂部